目前
2019-07-07 15:2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新浪微博微公益平台上线,累计劝募善款超1.6亿元

仅有初中学历的未祖发在此之前从未接触过互联网,也不知微博为何物。在亲戚朋友的指导下,他开始学习上网、打字、制作视频,这一切都是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今年3月,未祖发在新浪微博上开设了五个账号为小国枫筹钱。

在微公益平台上,求助内容主要分为支教助学、儿童成长、医疗救助、动物保护、环境保护五个重点方向,每个项目都简要清晰地描述了项目介绍、发起人、捐助对象、目标金额、救助时间等信息,网友根据自身情况随时奉献爱心。

我国的全民基本医保虽已覆盖城乡,但大病保障制度尚未完全建立,城镇居民大病医疗费用的负担仍然较重。在落后不发达地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和风险还比较突出,往往会陷入一人大病,全家困境的局面。

鲁若晴、小传旺、小碧心等人通过微博求助成功获救的案例,给这些徘徊在绝望边缘的家庭又带来一线生机,他们将全部希望寄托于微博上大v(拥有诸多粉丝的认证用户)们的关注和转发。海量的求助信息被淹没在浩瀚的互联网世界中,救助模式的相对单一也成为微博公益发展的瓶颈。

民间力量在微公益救助中进行了许多探索。艺人金虹汝及其团队摸索出一套流程。接到微博求助后,她们会先对求助信息的真实性进行审核,然后在微博名人堂寻找有可能提供资助的企业家,再私信联系各大企业总裁。两年来,金虹汝的团队已经救助30多起微博求助。

7月盛夏,距离吴海波为妹妹吴海燕发出求救微博的日子已经过去整整一年。

有的人没有机会接触互联网,有的人并没有物质能力拥有电脑,甚至有些人连手机都没有。这阻碍了微博公益主体与需要帮助的人之间的沟通,限制了微博公益的传播与实施。吴飞说。

去年4月,吴海燕被查出患有急性m2型白血病,一次化疗就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情急之下,吴海波想通过微博进行求助,不停的去@他所知道的所有明星和名人。在不懈的努力下,邓飞、姚晨、薛蛮子、徐小平等微博上活跃的名人开始关注并且转发吴海波的微博。在8天内,吴海波为妹妹筹集到了22万余元。去年8月,吴海燕成功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目前正在逐步康复中。

从去年11月开始,一位名为钢子的神秘网友日捐款过万元,因经常大手笔补齐求助款项差额,被网友称为公益侠客、补齐哥。

然而,不少求助者却难以获得微公益平台求助的资格。即使微博求助者进入微公益平台进行求助,也并不意味着就能募集到足够的善款。未祖发为儿子小国枫在微公益平台发起目标为30000元求助。然而,两个月的求助期过去,未祖发最终募集到捐款7956元,仅完成目标值的27%。

随着微博求助信息的复杂化和多元化,作为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对微公益救助进行新的尝试。新浪ceo兼总裁曹国伟认为,微博是一个分享的平台、沟通的平台,也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公益平台,新浪希望借这样一个机会建立起一个全民参与的、特别是有很多精英人士参与的微公益平台,让更多的网民参与到慈善、公益当中来。

尽管钢丝军团每日选出五个救助对象成为1起捐的执行项目,但这样的救助力度目前还远远无法满足微博中海量的求助需求。

近两年,微博因其大众性、草根性和传播的快捷性,迅速成为公益救助的一个新的平台。免费午餐、大病医保等诸多微公益活动也成为热度不减的公众话题,以往弱小的微公益救助也迎来了难得的井喷之春。

弱势群体缺乏电脑技能限制微博公益传播

此外,金虹汝将爱心加倍捐款翻倍match公益行动引入微博。你捐一元,发起人捐一元,如果社会爱心捐出1000元,发起人也捐出同样的金额,match成功。这样善款能在短时间翻倍。金虹汝解释。

免费午餐与大病医保发起人、资深媒体人邓飞认为,微公益平台是将个体的、零散的微博求助方式进行了统一程式化的规范处理,是微博大病求助的重大进步。但他也认为,微公益平台的模式并非完美,需要不断的调整和改进。用民间力量来推动官方有所作为是值得肯定的,就像我现在做的大病医保一样,先从小地方的试点,再逐步推动全国大病医保制度的完善和健全。

微公益需要有效机制,否则难以维持

微博公益救助的兴起,让原本陷入绝境的家庭产生了希望,但并非每一个家庭都会利用微博平台进行求助。著名传播学者、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院长吴飞认为,微博公益传播借助的技术平台既对微博公益的传播有促进作用,但由于需要帮助的人往往是弱势群体,他们缺乏相关的电脑技能或通讯工具。

2012年2月19日,新浪微博微公益平台上线。据了解,微公益平台获得了66家具备国家资质承认的公募基金会的合法授权,帮助基金会通过微博平台公开募款,募得的款项100%交由基金会负责项目执行和反馈。

2012年,一个名叫鲁若晴的女孩不仅通过微博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且掀起了微博公益的新浪潮。知名网友、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发起爱心捐助,在微博上为鲁若晴筹集善款。捐助活动发起的第16小时便已筹资40万,足够支付鲁若晴一期的治疗费用。

去年7月,湖北襄樊的未祖发6岁的儿子小国枫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据医院估计,小国枫的病要完全治愈至少需要20万元的医疗费。

截至今年7月,新浪微博微公益平台累计劝募善款已超过1.6亿元,已有超过91万爱心网友直接通过微公益平台实施善款捐赠。钢子已在新浪微公益平台发布的求助信息中捐款超过100万元,他成为微公益平台捐款一哥。

今年3月27日,钢丝军团成立。这是钢子以慈善纯公益为理念创建的中国唯一的职业捐款救助的草根公益组织。慈善纯公益1起捐旨在团结大众微捐聚集的力量,进行不求任何回报的捐助、救助的无私慈善。

热心公益事业的北京麦特文化娱乐传媒公司董事长陈砺志坦言,微博上日渐增多的求助者凸显了真正的机构缺位。我面对这种事情时,其实是很犹豫的,有些事情不该由我们个人来做,是国家的整体医疗保障体系的问题,我们个人在帮国家分担的时候,可能会导致国家的不作为。

与此同时,不少公益人士和机构也在致力于微公益救助模式的探索,在他们看来,个人的救助能力有限,如何让微公益救助朝着制度化、规范化、专业化方向发展,形成一套有效的救助机制,才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然而,事情却并非如未祖发设想的那样。四个月来,他注册每一个账号都发布了3000余条微博,5个账号累计发布的微博数量过万。每天4个小时的努力,日均发布125条的救命微博却鲜少得到回复。未祖发很气馁,他把微博当成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但他却始终无法抓住。

吴海波是幸运的,他锲而不舍的努力最终获得了大v们的关注。然而更多的求助信息被掩埋在信息的海洋中。

然而,金虹汝爱心团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阶段性瓶颈。目前,match公益行动出资人仅有5名,由于找不到新的活动发起人,他们只能反复求助。而重复捐款也让粉丝对公益救助逐步失去热情。公益事业不能只凭个人的一腔热情。如果缺乏有效的机制,就很难长期维持下去。一位业内人士说,金虹汝所遭遇的瓶颈也折射出当前微公益发展的典型困局。

就在钢丝军团成立3个月后,6月27日,钢子在其微博里称,在和他的私人律师团队充分沟通后,决定将他在一座钼矿中49%的股权以2亿元的价格对外转让,这笔资金将成为钢丝军团的慈善纯公益储备金。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92qk8.cn股票微信领牛股,天津杠杆炒股配资服务版权所有